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主人公是李坚天锋张影的方知今小说 杀手全文精彩免费阅读

时间:2019-10-31 01:22 /女尊古代 / 编辑:林悦
主角是李坚,天锋,张影的书名叫《杀手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方知今最新写的一本现代女尊古代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黄金荣忙问:“伤着没有?要不,先去

杀手

推荐指数:10分

作品年代: 现代

《杀手》在线阅读

《杀手》第33章

黄金荣忙问:“伤着没有?要不,先去冲个澡再看看。”

李坚说:“不麻烦了,我回家去洗换方便些。”

黄金荣说:“啊,我已打电话到百乐门,告诉白小姐你在我这里,免得她不放心。”

李坚笑道:“其实不必的。我和她向来各行其是、互不干涉行动。”

黄金荣说:“天锋啊,看得出白光对你是一往情深了。以她现在的身份,能对你这样,难能可贵呀,你要珍惜。我看如果你们情投意合,不妨结婚吧,不要让她再出来当歌女了。”

李坚说:“先生,我如今的处境,哪里能谈到结婚呢?留在白光家,已是很不得已了。正因为她这份情,我才不忍离开她。但是,这也非长久之计,迟早我是要离开她的。”

黄金荣摇摇头:“我不认为你现在处境就不能结婚。哪个干大事的人不结婚啊?你也不要辜负她对你一片痴情啊。”

李坚说:“先生,我是没有明天的人,又何必连累她痛苦呢?”又说,“先生今天也劳累了,早点休息吧。我先告辞,改天再拜望。”

“啊,好吧。你也回去早点休息。”

李坚起身说:“先生,请控制报界对这件事的报道,不要又弄得满城风雨。”

黄金荣点点头。他看着李坚离去,暗想:这个人始终抱定必死决心,所以才能所向披靡!可惜不能长期罗致手下,否则我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李坚回到静安寺路,匆匆洗澡更衣,然后去百乐门,坐在舞厅里,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白光正在台上唱着歌,见他坐在台子上了,很兴奋地抛给他一个“飞吻”,唱完歌她直接从乐台下来,李坚忙起身为她设座。

“是从黄先生家来的?”白光上下打量着李坚问。

“回过一趟家。”

白光笑了笑:“我想也是,不然不会这么利落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们早点回去。我想今天你很辛苦了,需要早点休息。不是吗?”

“嗨——!我……”

白光晃了晃竖起的一根指头:“别跟我说什么在战壕里几天几夜如何如何。毕竟你现在是在我们的家里,在你身边不是战友,而是个会疼你、爱你的女人。为了我,你不该爱惜爱惜自己的身体吗?”

他很受感动:“啊,咪咪,我听你的。”

“那我们现在就回家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李坚和白光回到家里。

白光问李坚:“今晚还早,要吃点什么?”

李坚摇摇头:“我还不饿。”

“那好,我们早点上床,明天早起再吃。”

…………

李坚醒得很晚,睁眼发现白光已不在身边。坐起看看,只见她的一双拖鞋被抛掷得东一只西一只,就知她已出门了。

他起床洗了脸,去客厅坐着。女佣送来牛奶点心,他吃了,便拿起报纸翻着看。

忽然电话铃响了,他以为是找白光的,不接,但铃声固执地响着,一遍又一遍。

他唤来女佣,让女佣去接。

女佣接了电话,告诉他:“先生,是寻侬的。”

李坚颇感蹊跷:他在上海无亲无友,谁会打电话给他呢?他想到的是:记者采访,不仅皱起了眉,本想不接,又觉记者得罪不起,便极不情愿地去接听。

他刚“喂”了一声,听筒里传来很兴奋也很熟悉的话声:“喂,是老李——天锋兄吗?我是世仪——刘世仪啊。”

他又惊又喜:“世仪!是你吗?老兄,你怎么会在上海的?”

“一言难尽——见面再聊吧。”

“好啊,你到我家里来……”话一出口,他自己也一愣。“我怎么把这里说成我家了?”

对方说:“不方便吧,还是你出来,约个地方见面为好。”

他说:“家里就我一个人,很方便的。”

对方说:“那也不大好。你出来往右走,出口有辆三轮车接你。”

李坚说:“你怎么也搞得这么神秘?”

对方说:“就这样吧。”挂断了电话。

刘世仪与李坚是同团战友——团直属机枪连长;也是中央军校同期同队同学,所以两人交情甚笃。

李坚没有犹豫,当即走出楼,来到大门口,看门人阿彪迎上前:

“先生出门啊?我帮你叫部车子吧。”

李坚含笑摇头:“不必了,我就在附近散散步。”

他来到路口,果然有一辆三轮车迎着他:“李先生,请上车吧。”

李坚也没多问,就上了三轮车。

三轮车一直将他送到南洋桥杀牛公司——这里他认识,因为他曾经在旁边的崇德路锦绣坊的任家住过几天。

(33 / 86)
杀手

杀手

作者:方知今 类型:女尊古代 完结: 是

出版社:作家出版社 出版日期: 编辑推荐 赤裸的女人,大街上的遭遇战,银楼小开吴雅男,美女救英雄,火车站的爆炸,挡不住的诱惑,铁血男儿,英雄难过美人关,特别行动。血染列车,范雅芳割爱报知已,吴小开还原女装,阴谋与爱情,杜公馆大爆炸。 内容提要 子夜,在小南门一条弄党里,两侧是旧式的矮楼房,弄堂没有路灯,深夜住户都已熄灯就寝,没有半点光线,幽长的弄堂漆黑,一条黑影悄悄在弄堂里移动着。有一户二楼的窗户还透出灯光,黑影来到灯光楼下,一纵身抓住了晾台边缘,一个倒提,翻身进了晾台,身手矫捷,动作无声…… 李坚纵身一按车顶一个鹞子翻身就翻过车去,那人还扭身开了两枪,这稍一迟缓,被李坚跨步赶上,一手夺枪,一手拳击面门,那人仰面跌倒,李坚再跨上前,抬起铁夯大腿,在那人胸、腹部狠跺了几下,那人口鼻喷血,抽搐了几下,一命呜呼…… 她搂住他哭了,自从他们相识以来,她在他面前,从来都是一副欣欣然的样子,现在居然哭了……拂晓前她将李坚叫起来,她给他准备好了化装用品,帮他化装。然后,她塞给他一大沓钞票,他不接受,她强塞给他……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